Sitting

姻缘的和合,来到普明寺。静坐。这是以前接触佛法的地方,在mingyur rinpoche的教导下。

今天回来,是Plum Village Thay的子弟传召。

那时候的自己和现在差不多!绕了一圈,居然还是回到混沌不清楚的自己。好逊!

但有机会坐下是很好的事。

接触左边的自己。那边疼痛了许久,就是一直没有正视它。现在有机会breathe into it。

smile at it

send love to it。

才知道自己荒废了这么久。迷失了这么多。这个痛楚就是让我回到自己身上而发生的。

重新回来看自己。

治疗自己。

然后发现,治疗必须是从内而外的。势必是由自己内心出发才能有效的。

外来的帮助挺多是辅助。

这是我呼吸之后左边疼痛减轻之后的领悟。

然后有dharma talk。

主题是perception。

老师是Thay的第200个弟子,他由故事讲起。

盲人摸象。第一个摸到鼻子,一个摸到尾巴。哪一个对?

他说,大脑会在缺乏信息的时候自然透过个人的认知补上。这是大脑的nature。

我恍然大悟!

自己一路以来,就是被自己的大脑和它编造的故事牵着走。跟着喜怒哀乐。

那未必是现实和事实。是我的偏执和附会,给生命添加。

那要怎么好?

老师说,时时刻刻都有转机,改变的机会。

只要觉知。

不去参与。知晓感觉升起,但不去拥抱它。

Recognize anger rising n acknowledge it. But also be aware enough to tell yourself that you do not have the capacity to embrace it now .

我需要给自己时间。

我需要work with my body , my mind , my thoughts.

加油了,陈彬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