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挤压。痛

最近走路的时候很糟糕

很辛苦。

昏。我从来不昏的。

脚不着地。行动迟钝。有时倾斜。好像时刻就要跌下。严重无法平衡。

头痛。我从来不头痛的。

但头的各个部位都拉扯,挤压。好像里头在抽筋。抽搐。那个时候,感觉整个人无法抵挡,就快败下阵来。

压着了我的眼、鼻、耳。

为什么啊?身体怎么了?会有事吗?

我尝试听。

刚才洗澡的时候,有意片刻的宁静,我听到了。

daddy内心的缺失,形成了对我的一股压力。以前沁芝出生以后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他情感上的空缺和需要,错误转化成了对我的要求,即使他现在清楚了这件事,但并不代表他能改变。他说他试图调整,因为他没有办法改变其他事情。

我听了,只是觉得,沮丧。

真正明白的话,不会这么说的。

他哪一天没有治疗好自己心中的缺口,我想那种无形的压力,就会跟着我。因为他并不是全心全意去解决自己内心这一块。

他说他缺德自己没有母爱。

但其实,据我的观察,他获得了许多的母爱。

他没有的,但没有说出的,是父爱。

没有父爱让daddy downplay the importance of a daddy in a family,于是,他每次只会希望看到妈妈在家,但不会想到爸爸也应该出力、以相同的力度参与家庭。

我觉得这种极端的不平衡has translated into me. i m feeling his serious imbalance.

最气氛的就是他那一句。

“跟你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

真是这样的话,我今天就不会这样了。

他口口声声说:“为什么不把头痛看成是要自己放慢放下一些事?”

问题是,我放下了,他会提起吗?我这么昏、头这么痛,都没有获得他的一点关怀,还是让我带沁芝去学钢琴,在我看来,我还能怎样去放?

父亲母亲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一样重要的。

没有谁比谁重要。谁比谁不重要。

在他还没有开窍,没有处理好自己之前,我觉得,我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养好身心,站稳自己的立场,学习保护自己,让自己不要再受到伤害。

一定有办法。我知道我可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