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舒国治的<瘾>

读舒国治的<瘾>特别有感觉。

他说,

"人要一直因循熟识,渐渐弄成规律,也同时形成了瘾。

主要我压根儿不需要这种生活。"

我想到自己一直以来习惯性的担忧和恐惧。我为什么还要这样的生活?

我每次碰到问题,习惯性就是想到负面的。习惯性担忧害怕,自己吓自己。

原来,我一直没有压根儿不要担忧恐惧,而是"要"它。所以才会继续这瘾。

他又说:"主要在于甘心放弃。放弃那一种生活。要在每日醒着的十几小时少掉那一件事。

故戒烟,不是说烟的好不好,健不健康,是压根儿把它从头忘掉。

回到没有抽烟这个概念之前。"

我想,那是小孩的时候吗?小孩的什么时候?

我自己3、4岁的时候已久害怕看医生。我还记得最小的时候去看医生的情景,幽幽暗暗的房间。

我看沁芝。3岁以前她已开始有害怕的概念,现在更强烈。

回到概念之前,但概念,就在出生前已有了。

我的恐惧害怕直接影响沁芝,在她的意识里种下了担忧恐惧的概念。

看到这点,我大概明白,为什么有些病痛是遗传性的。我大概明白,基因的操作,实在也是情绪使然。

那也实在是一种瘾。

要如何根除瘾?把它彻底忘掉?回到单纯的无此概念之前?

好像很难。但好像也很容易。就是不要它。忘掉它。就是一瞬间放下它。

还是可以的。

放掉它便不受牵制,拥有更大自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