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谢谢你给我的混乱

这几天思绪混乱
好像是被蒋勋的一席话,扰动了心里的尘埃
也好,可见沉淀心里的,还有处理的空间。

蒋勋说生死,说自己如何与父母告别,说病房里的见闻,

我仿佛再经历了妈妈的死亡。再看到自己去icu探访外婆、妈妈,我好像还记得当初,如何必须戴上面具、妈妈死亡父亲如何坐地痛哭。
我们好像都没有好好与亲人告别。
因为我们不懂得如何去做告别。
问题可能就在于,我们没有awareness,又或许因为我们不知如何珍惜。

要告别的时候才懂得要珍惜。然后懊恼/后悔,没有珍惜。

因此到了最后的离别关头,我们只是在恐惧、恐惧、不愿面对这必然的别离。
写到这里,我才发现,原来这几天心中的纳闷不安,就来自于这惊叹。发现自己错了、做不对了的惊叹。

然后蒋勋说练习生死、放下自己身体ultimate的功课,说与自己对话

我又可以与自己共鸣。我想到自己当初血液报告检查出不平常的数字时,内心节节上升的恐惧,因为不知道前面有什么。恐惧的是放不下亲人和自己的身体。

蒋勋说,和自己告别这件事,必须一点一点平时就做。

我已经在做。

前阵子不断感冒,牙龈动不动出血,让我心情糟透了。我到底哪里不对?正常人会这样吗?我哪里不正常?
我害怕不正常。

习惯性担忧、为小事心烦意乱,增生恐惧,旧时习惯太容易出来作祟。突然一阵警觉:这么自导自演的,会如何影响孩子?我确定,这样的思维不是我要传给下一代的。

我要把好的给他,坏的不要。

有时静坐一阵,一切变得何等的清明:脑子太灵活,想的太多,统统是自己制造出来的,为自己编造出一个泡沫电影了

事实原来不是如此

可不可以如实observe事实

go with the flow,而不是让希望、恐惧、期许、担忧刻画出一个让自己离开事实的谎言?

还没有洞悉的,尚无法把握的,好像还有放下这件事。

于是,每一次被上述的种种打扰心情,我告诉自己,小病是福。我告诉自己,不要让小事损毁心情。不过是小事。我把它当作一种学习的机会,学习和自己疏远、放下自己的机会锻炼。

蒋勋说的,我已经在做。下来还要花更大的力量和毅力去做。

我刚刚在想,我似乎没有好好去检视死这回事,只是一而再重复性地恐惧它。我似乎没有真正去看清死的内含。

我刚刚有的灵感。

死,不过是一个过程。一件事。是一个过渡而不是一个终结。就是这样,没有别的了。是人类的所有牵挂、感情的赋予、一切情感的重量、最后是人类的放不下,让死变得很沉重、很令人抗拒。是人类这一切对死加上的符号、期待、恐惧,让死变得狰狞。

是人类把死从一个过程、事实神秘化、恐惧化。

不是死了就没有了。死了精神还在,情意犹存。甚至可能被加深。

我突然觉得,就像是人生的任何一件事那样,去准备它,去接应它好了。就如考试一样。旅行一样。都需要一个准备。准备得当,水到渠成。

就如我现在在筹备月饼特辑,我必须筹备。就像我正准备迎接新生,我必须下一番心思去经营和准备。我必须准备消毒剂、小床。

写着写着,我感觉自己心情定了。平复了一些。

写到这里,我觉得这是自己思想上的一个跃进一个突破。

写到这里,我感觉身体里有一个结解开了,心里好像释放出一些什么什么来,飞出身体飞出窗外。

谢谢蒋勋给我的混乱。

谢谢过去给我的混乱。

智慧大家本来就有,但没有人生经验的折腾,智慧无处可施、无处可证。

读舒国治<流浪集>
有这么一句:"偶遇之至乐也。虽仅三两分钟,至珍也。"

偶然的灵光闪现,让人突破旧框,至珍。

愿一切众生都能突破自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